手机版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短篇小说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短篇小说 > 文章

等在爱情荒凉的路上

时间:2019-06-18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等在爱情荒凉的路上 【他还在莫斯科

  傍晚的时候,晓菲刚回到住处,快递员便来敲门。

  精美的锦缎包装盒里,精美的一把檀香扇。扇叶轻呼一声打开,扇尾形成一弯优雅的半圆弧度,扇骨是一片片薄薄的木片,细密的缕空小花朵在木片上巧笑嫣然,一只孔雀栩栩如生跃然扇面,中国结穗子为扇坠。晓菲摇几摇手中的扇,幽香扑鼻。

  舒明的电话恰时来了:“我还在莫斯科,赶不回来。礼物是去莫斯科前买的,希望你喜欢。”

  中俄旅游年第二年,陆续有去莫斯科或旅游或考察的亲友同事,曾留学莫斯科的舒明,5天前和公司几位同事去莫斯科考察。

  雨从下午便一直落,此时就要疯了,疯狂地扑打着窗棂。这天气,还能收到礼物,他一定花了大价钱,能不惊喜?

  晓菲对着手机轻声笑:“喜欢喜欢—万个喜欢。”

  舒明就笑,说想起了和她的第一次。

  第一次?在她还没装修好的新居,他紧贴着她,礼貌地问她喜欢这样吗?要不换个姿势吧?她说喜欢喜欢—万个喜欢,他暖暖的气息便落在她耳边,然后猛力一挺,她的心便像只鸟般飞起来。

  现在,她的心像风筝,线的那端在莫斯科,等着他牵起。

  其实,她一直在等他。因为除了等待,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。

  两年前,晓菲认识舒明。

  那时,她扎着马尾辫,刚学会描眉画眼的简单化妆术,扬着一张被廉价化妆品装修过的鹅蛋脸,手提包里装着财经大学的毕业证书,在深圳烈日下奔走半个多月,终于求职成功。

  公司在关外。会计出纳是老板的亲戚,财经大学毕业的她是业务员,月薪微薄,扣去柴米油盐、房租、人情往来之后,已无积蓄。

  不管她如何努力,总也换不来老板娘的青睐。需要经常出差,躺在异乡酒店独眠的夜实在太寂寞,微信摇出来的男人也只是一夜抚慰,以至于她一度怀疑自己的女性魅力,又或者自我安慰:“我不是没有爱的价值,我是没有遇到真正有价值的男人。”

  一次,晓菲出差福建,工作结束后,坐在一家小吃店里,把第二个崇武鱼卷塞进嘴里,想起昨夜床上的男人时,望着落在店门口地上的一缕夕阳,终于决定不应该随便把身体和感情交给任何一个男人,因为,她需要一个真正有价值的男人帮助,以改变囵逼的生活。

  做完决定,回到酒店,便遇上舒明。

  在酒店门口,相互一瞥中,他温和礼貌地一笑,她不知怎么的,手一松,手拎包掉在他的阿迪达斯足球鞋上。

  她还没来得及道歉,他却微笑着说:“没事,没事。”说完,他摆摆手,往前台走去。

  她认出他手腕上戴着的百达斐丽。老板娘的老公也有一款,据说价值10万以上。那一刻,她突然决定:一定要和他扯上关系。

  【给了她首付人生

  舒明是到福建考察市场前景的,他儒商范儿十足,对每一个接近他的女人都很大方,晓菲知道,她不是他的唯一,但他于她绝对真正有价值。后来在酒店的数度邂逅,她努力绽放的光芒终于闪亮了舒明的眼。

  舒明紧贴着她,礼貌地问她喜欢这样吗?要不换个姿势吧?她说喜欢喜欢—万个喜欢,他暖暖的气息便落在她的耳边。她忍不住身子一抖,轻快的愉悦扑来,淹没她所有的思想,在隆然绽放的那一瞬,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紧紧地抱住他。

  数度春宵后,舒明坦承,除了无法给予晓菲婚姻之外,其它的都会力所能及地给予。

  晓菲想要婚姻吗?不想。

  经常出差和N次的one night stand,已向她表述婚姻就是你偷人我偷人的事儿,既如此,要来何用?她想要的是能够在工作简历上写下光彩一页,比如在舒明那家全球500强的跨国公司的工作履历。

  晓菲总在舒明高兴的时候提她想要什么。终于,一天,舒明说:“如果你要进公司,必须保密我们的关系,你也必须从业务员做起,等你做出成绩了,必要的时候我会推你一把。”

  舒明的跨国公司之所以能逐年壮大,年年营销业绩上扬,除了仰仗舒明的能干,还仰仗董事们在官场、商场上的人际关系以及勤勤勉勉的员工们。

  晓菲懂。她不能辜负舒明,也不想被嘲笑。从前,她努力工作,也未得老板喜爱。但现在有舒明,她再也不会像被前任老板那样冷落了吧?

  在新公司,她努力工作,营销业绩屡创新高,连续二年成为销售部的销售之星,公司人际关系也打点得圆滑周到。她的优点和成绩全公司有目共睹,升职的呼声颇高,从业务员至主管至经理,最后,舒明在董事会议上再力推一把,她如愿以偿晋升为业务副总经理。

  仿佛。不,不是仿佛,是确实。在她迈向上层社会的人生路上,舒明确实给了她首付人生。没有付出,便没有收获,她对他没有爱,但她付出了感激和尊重。所以,她心甘情愿等他。因为除了等待,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。

  舒明从俄罗斯回来,便宣布要在莫斯科设办事处,董事们却不看好。为了说服董事们,舒明费了很大功夫,减少了出差的次数。

  晓菲见到舒明的次数也多起来,舒明的毛巾、拖鞋、衬衫、领带等散漫地待在各个角落,她也没收拾。

  一天,舒明问她:“男朋友来了看见这些,不会吃醋么?”

  晓菲说:“我的男朋友只有一个,你会吃你自己的醋么?”

  舒明沉默好一会儿后,开始和她聊天,回忆占了很多篇幅,包括留学时的记忆。

  【他也有等待的秘密】

  那时,舒明在莫斯科留学,房东是索菲娅。

  索菲娅是一个寡妇,大舒明9岁,丰满漂亮。舒明初到莫斯科时水土不服,索菲娅悉心照料。舒明想了解当地农户的生活,索菲娅带他去偏远的农庄、集市,介绍舒明认识仍在农庄生活的家人。作为回报,舒明教索菲娅学中文。

  爱情更多的时候就是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。冰冷的莫斯科,索菲娅是舒明的火炭。舒明爱上了索菲娅。可舒明父母不同意,既嫌弃索菲娅,也希望独子舒明回国内工作。孝子舒明左右为难,告诉索菲娅,等他回国说服父母后,再带她来中国。

上一篇:最甜蜜的爱情

下一篇:爱情末班车

备案ICP编号 |   QQ:81962480  |  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  
www.gddz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