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短篇小说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短篇小说 > 文章

我不是你的王子

时间:2019-06-18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1

  从我记事起,家里的粮食总是不够吃的,爹娘起早摸黑地干活,还是填不饱家里几个嗷嗷叫的孩子。所以我每次看到街头粮站主任的婆娘扭着肥厚的屁股,炫耀着晒花生豆子什么的时候,我的眼睛里就会冒出狼一样的绿光。

  在我的怒火攒到一定的极限时,我决定为家里做点什么。

  那天我看着主任家大门上着锁,我就知道机会来了。

  我沿着堤坝摸到主任家后院外,从围墙上翻了进去。我轻轻地用铅笔刀撬开了门闩摸到里屋,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找到了一大袋花生,我用小布袋装了满满一袋花生,然后我的视线被那个有着黄澄澄牛头锁的抽屉吸引住了。我径直走向那个小抽屉拉了一下,没开。我用小刀顶住栓子,使了点劲一掀,抽屉就拉开了。里面有一叠不同面额的人民币,我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,激动的心都差点跳到嗓子眼了!我没敢数,抓起来一古脑儿塞进口袋。

  我提着袋子顺着原路返回,翻上围墙正准备往下跳的时候,突然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:“你,谁?”同时我的脚后跟被人一拉。

  我猝不及防一下子掉了下来,那人来不及躲闪,被我结结实实的砸到身上。我扭过脸惊慌地看过去,是主任家的傻女儿香秀!她两只手抓住我的手臂,张大了嘴准备喊人,我头嗡地一声响,不能让她喊出声,她要一叫,我就完了。

  我来不及多想,直接用嘴巴堵住了她的嘴。一刹那,一股神奇的电流通向了我全身,那是一种很奇妙的酥麻麻的感觉,以至于我竟然忘记了害怕,趴在她身上没有动弹,时间定格在那一秒!

  香秀的脸一下涨得通红,她没有反抗,呆呆地保持着那个尴尬的姿势。僵持了一会儿后,我率先回过神来,然后我扔下花生袋落荒而逃,幸运的是身后的香秀没有呼叫。

  回到家里我的心惴惴不安,我偷偷数了怀里的人民币,足足有五百多块,可是我心里没有一丝愉悦,反而觉得捧着的是个烫手的山芋。我趁着夜里家人睡熟了,把钱用油纸袋包好埋在后院的丝瓜藤下面。我抱着一丝侥幸的心态,没有出逃。因为我知道香秀小的时候发高烧烧坏了脑子,傻傻呆呆的,囫囵话也说不出一句。她未必能认出我来,就算认出来她也不一定能说得清楚。

  主任家第二天闹开了锅,派出所的人也去了。不过那时候科技没那么先进,也没有采指纹什么的。香秀吓得更傻了,问什么话也不说,我躲在看热闹的人群后面长长出了口气。一连几天,主任婆娘拿着双破拖鞋在街上又哭又闹地要打人,街坊们则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戏。

  2

  那天夜里,我在梦中惊醒,梦中有个女孩温柔地对着我微笑,我看不清她的模样,只记住一对饱满温润的唇,醒来后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巴掌。我借口学业紧,搬到了学校的集体宿舍里住。其实我是怕去学校的路上碰到香秀,被她认出来。每次经过香秀家门口我都是胆战心惊,好像那里埋着地雷,随时会被我引爆。

  周末回家,我去河边挑水,远远地就看见香秀坐在码头,她挽着裤脚腿放在水里。我当时想马上掉头走开,可是又怕挑空桶回家被娘骂。我硬着头皮绕到码头的另一边。我一边把桶放下去打水,一边偷偷地拿眼去瞄香秀。她手里捏着一块花手帕如痴如醉地哼着歌,这时一阵风吹过来,她手上的花手帕飘到河里。她有些急了,弯下腰伸手去捞。手帕顺着河水飘远了,香秀手没够着,一下栽到河里。

  我吃了一惊,马上扔下桶捏着扁担往那边跑,跑着跑着,我的脚步慢了下来,因为我留意到这个时候河边并没有人!我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响:她淹死了,你的秘密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!淹死她!

  我眼睁睁地看着香秀在水里拼命挣扎着,在她又一次努力浮出水面时,我看见她惊慌无助的眼神投向了我,那一刻我的心像被鞭子狠狠地抽打了一下,然后我一咬牙跳了下去。

  我费尽力气把香秀拖上岸,她湿漉漉地趴在石头上呕吐起来。我赶紧拾起水桶准备溜走,一抬头,香秀乌黑清亮的眼睛正定定地看着我,然后她说了一句让我悔断肠子的话:“我,认得你!”

  在我纠结着要不要离家出逃的时候,主任领着香秀堵在了我家门口。看他满脸的笑意和提来大篮子水果的样子,倒不像是兴师问罪来的。香秀低着头用手指绞着辫子一直都不说话,主任竟然跟爹提起,粮站缺个临时工,时间长了可以转正的,问我有没有兴趣。

  爹娘听了欢天喜地。要知道那年月粮站可是个肥缺,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去,更何况我本身就不是读书的料。所以,当我爹知道我拒绝了主任的好意,勃然大怒,提着棍子追着我满街跑。

  3

  这之后,我的冬天来了。首先是我意料中的落榜,然后,还有香秀在我的身边如影随形。那天,我正在给弟弟妹妹摇头晃脑讲灰姑娘的故事,突然被一阵咯咯的笑声打断了,一回头她正一手托着腮坐在我身后,另一只手指着我嘟哝着:“王子,王子,呵呵!”

  香秀毫不避讳自己对我的好,总是执拗地把她认为好吃的好玩的东西硬塞到我的手里。而我则在众人戏谑的笑声中,对这项殊荣感到无地自容,毕竟被一个傻子喜欢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,我总是千方百计地躲着她,却徒劳无功。

  爹娘对香秀是默许了的,因为穷怕了,攀上个有钱的亲家是个不错的选择,更何况香秀除了人傻一点,模样其实也还是过得去的。

  再后来,镇上有人成亲时,香秀便极喜欢去凑热闹,她看着穿嫁衣的新娘时,眼神充满崇拜的,一脸的向往!这时候她便会热切地在人群中搜索着我的身影,而我则吓得赶紧躲得远远的。

  没过多久,香秀家出事了。那天,香秀独自在家里看着一岁多的弟弟时,听到门口娶亲的喇叭声,便追出去看,一跟就走远了。等主任婆娘打完牌回到家里,看到儿子正歪倒在炭盆边上,当场尖叫一声晕了过去。

  香秀的弟弟被烫伤了大面积的皮肤,主任家的钱开始源源不断地往省城医院送去。主任婆娘对香秀的怨恨深入骨髓,香秀的亲妈死了她是继任,原本还装着几分假惺惺,现在伪装也撕掉了。避着主任她一边极尽恶毒的言语咒骂,一边狠狠掐着香秀的胳膊和大腿,傻香秀不会躲,而且呆呆地一声也不哭。

  一天夜里,我的窗户被人敲响了,我披衣起来,是香秀。她急急地说:“王子,我走,带我!”

上一篇:爱情末班车

下一篇:花开花落,微笑蔓延

备案ICP编号 |   QQ:81962480  |  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  
www.gddz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