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短篇小说 > 文章 当前位置: 短篇小说 > 文章

花开花落,微笑蔓延

时间:2019-06-18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生命中总有太多太多的人经过,又悄无声息的离去,但总会有一些人,让你愿意为他倾心,倾心一生。

  --题记

  我是颜倾心,尘世里的小小女子,淡雅如莲,素颜如花,平凡执着,为口中食身上衣,穿梭在红尘深处,偶尔抬头望一眼窗外的万里白云,微凉的风吹起我的长发,便越发感觉自己在这个尘世的渺茫,万物的广阔。

  二月的W城还是阴冷一片,天空飘洒的小雪,淋湿我粉色羽绒衣,渲染出朵朵深深浅浅的小花,我提大箱子被拥护不堪的人群一起冲进列车,开始1123公里的旅程。列车员优美的声音在重复提醒:“列车马上就要开动了,请送亲友的旅客下车”。依依惜别离拥抱在一起的恋人,哇哇大哭的孩子,红了眼眶的老人,我心中黯然,转过头不忍再看这一幕,心里默默的祝福,这一次的别离,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逢,不必难过,不必遗憾。

  况且况且声中,碾着风向前跑,也细细碾着那一颗稍显悸动的心,从W城到S城,中间会在C城停靠5分钟,子墨说,他会在那5分钟的时间里见我一面,记忆深处,那不愿提起的名字又浮了上来:“子墨、子墨、苏子墨”,想起那个睿智、温润如玉的男孩子,心底的疼痛如水一般袭来……子墨,若无缘,万丈红尘大千世界,百万菩提众生,为何对我笑颜独展,唯独与汝相见?若有缘,待到灯花百结,三尺之雪一夜白发,至此无语,却只有灰烬,没有复燃呢?

  记得那时正年少,你爱谈天我爱笑,我们相依桃树下,风在枝头鸟在叫,不知不觉睡着了,梦里花落知多少?春未夏初的W城,樱花满天,宿舍楼下那一树树的樱花,给这春光增添了无限浪漫,无限美好,象牙塔里从来不缺少爱情,我却一直在等待,等待那个命定的人儿。

  灿烂的阳光里,花瓣儿飞舞,我穿白裙子背HelloKitty的背包,就在那个季节遇见了子墨。清瘦的子墨,爬在高高的电线杆上修扩音喇叭:“喂,同学,走开一点,这下面危险。”声音糯糯的,极好听,像小时候吃过的云片糕,入口既溶,抬头,看见身着格子衣的子墨,裂着嘴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来,阳光照射下,连笑容也暖暖的,极富感染力。一朵朵的樱花落下来,沾满我的眉梢衣角。子墨就像童话里的王子一样,在那高高的电线杆上,对我微笑,那笑容纯净得像个孩子,时隔多年,我还是独独对樱花情有独钟,因为那是我遇见子墨时,开得正绚烂的花儿。

  后来知道,他是太阳雨社的成员,我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天天围着他转。让他带我入社,教我创作,帮我去图书馆占位置,去饭堂打饭。子墨通音律,善笛音,口才好,文采亦斐然。校墙报上,经常见到他的名字,学校组织的各种辩论赛中,也经常见他的名字出现。为了和他的名字排到一起,我拼命的写作,拼命的投稿,当我终于看到校报上,我俩的名字排在一起时,便在心底偷偷的笑。

  飞扬的日子里,我最喜欢跟在子墨的后面,模仿他走路的样子,模仿他说话的样子,模仿他比赛的时候,那时候的子墨,神情专注,自信满满,让人感觉他就是上帝的宠儿,所有的光彩都将会属于他。校庆会上,一身白衣的子墨,在那一片雪地里独奏一曲《一剪梅》,仿佛有淡淡的梅花香袭来,让人不自觉的陶醉。

  和子墨正式确定关系是在那次圣诞节学校举办的假面舞会上,那几天下雪,我回了家,接到通知后,匆匆赶到场的时候,在门口拿到的面具是一只笑得不见眼睛的小猫咪,和我的粉色棉衣正好能配。进去的时候,里面已经热烈的开起了舞会,几百号人在里面推来推去,空气中缓缓播放着那首(爱的华尔兹)。寻了个角落坐下来,这时,一只笨笨的TeddyBear走过来:“嘿,可爱的小猫咪,我能请你跳曲舞么?”这声音,我心中惊喜万分,竟然是子墨,把手交给他,跟着他一起旋转。一曲终了,又一曲响起,却是那首《回家》,“小猫咪,我猜,你是倾心吧。”故意不出声,只是摇摇头,我听见他笑了,虽然笑声很轻,面具下的眼睛亮晶晶的,子墨变戏法似的举起一枝白玫瑰:“倾心,做我女朋友吧”。我惊讶,他怎么就知道面具下一定是我。

  “倾心,你知道吗?只有把手交给最爱的人,才能舞出最美的旋转,你能与我舞一曲天衣无缝,足以证明你是倾心。”

  我噗的一声笑了:“接下来,是不是要来一句,倾心,接受我的心吧,白玫瑰的花语是,你足以与我相配。”那是当时某个很火的偶像剧里面的台词。

  “我足以与你相配,倾心,做我女朋友吧!”我微微抬头,那一朵怒放的白玫瑰,肆意的吐露着芬芳,在舞灯下泛着梦幻一般的光芒,就好象此刻降临的爱情,也像梦一样。娇羞中,我接过那朵颤微微的玫瑰花,如我的心一样,让这个如玉一般的男孩子永驻,却为我以后的岁月里留下了无尽的疼痛……没多久就是寒假,子墨要回C城,我去车站送他,在喧哗的候车室里,我拉着子墨的衣角,离别的悲伤开始蔓延开来。“等我回来,我会很快回来的。”我点头,整整他被我拉乱的衣角,因为我知道这个男孩子一定会做到。

  新年的气氛还很浓列,而子墨已经从C城回来,W城的情人节有些冷,天空飘着雪花,子墨带着他的玫瑰花一起降临,那是一束娇艳的白玫瑰,子墨说,他只送我白色玫瑰,因为我们足以与彼此相配。我含笑不语,拿眼悄悄看他,见他也笑嘻嘻的看着我,宿舍里的月饼一把把我推出来:“去,去,去,少在这里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,让老子干眼红,打扰到老子休息,拿糖来堵住我的嘴。”只见子墨拿出二盒巧克力,一盒心型的递给我,一盒圆型的递给月饼,狡黠的说:“月饼姐,糖在这,能堵住你的嘴了吧。”月饼一下闹了个大红脸,她本意是故意捉弄我们下,谁知子墨竟然真的有给她们准备,宿舍里的另二小妖精哄的笑起来,月饼红着脸接过糖:“这还差不多,快走快走,来,姐妹们,吃巧克力咯,哈哈。”子墨笑起来,帮我把东西放好,便拉着我出去了。

  整个校园里都弥漫着玫瑰的芬芳和巧克力的甜蜜,一对对的情侣手拉着手走过来,男孩子一脸的宠溺,女孩子一脸的幸福,我想我和子墨此时也和他们一样吧。此情此景,我忽然感叹:“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”,谁知子墨竟然和我同时说出。相视一眼,我俩大笑起来,原来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。

上一篇:我不是你的王子

下一篇:青梅竹马,两两相散

备案ICP编号 |   QQ:81962480  |  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  
www.gddzsw.com